產業分析 | 權益受損、排期沖突、老將謝幕……奧運延期對中國體育影響幾何?

2020-03-25

北京時間3月24日晚,東京奧運會官宣延期,終于還是和眾多推遲到2021年的大型賽事一起,向今年揮手作別。相較于其他賽事,奧運會的體量最為龐大,牽扯的利益方更多更復雜,延期的影響也更為深遠。


根據國際奧委會去年發布的數據,東京奧運會已經從60余家日本企業募集到超過33億美元的贊助,遠超近兩屆足球世界杯的贊助金額——這還不包括松下、豐田、普利司通這三家TOP日企貢獻的總計數十億美元的贊助費。


作為唯一一家獲得TOP席位的中國贊助商,阿里巴巴早已準備了一整套關于奧運的營銷計劃,現在也不得不暫時擱置了。就像一部大片即將上映前突然撤檔,花出去的宣發成本多半是打水漂了。對于廣大奧運會贊助商、以及為了奧運盛事囤積了大量周邊產品的企業們(其中多數是Made in China來說,奧運會延期的損失將是難以估量的。


編者注:TOP計劃(The Olympic Partner 奧運全球合作伙伴)是奧運會贊助商體系中最高等級的一環,入選企業需居于世界領先地位,且嚴格執行排他原則。每個奧運周期的TOP贊助商總數一般控制在8-12家。


同時,奧運改期也將對日本經濟帶來重大打擊,特別是以旅游業為首的相關行業,將遭遇約1.4%的負增長。而日本為籌辦奧運已經砸下的122億美元,以及在奧運會結束后十年獲得長線經濟效應32.3萬億日元(約合3000億美元)的預期還能實現多少,實在難以預料。


但疫情當前,無論是國際奧委會、東京奧組委還是日本政府,事實上都別無選擇



“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名稱將繼續沿用

與實際舉辦時間無關


那么,東京奧運會的正式延期,對中國體育又會產生怎樣的影響呢?


首當其沖的就是賽事排期沖突的問題。奧運會最可能重開的日期是2021年夏天,而這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的舉辦日期。全運會是為新一輪奧運周期考察梯隊苗子的重要練兵場,所以自1993年的第七屆起,總是固定在奧運會后一年舉辦。既然東京奧運已經移至明年,那么“十四運”相應推遲到2022年的官宣也只是時間問題。


然而,2024年的巴黎奧運會并不會因為東京奧運的意外延期而變動,于是當屆奧運會的備戰周期將被壓縮成三年,這對于已經習慣了四年期備戰的中國代表團來說,又將是一種全新的考驗。


奧運會推遲了

全運會的延期官宣只是時間問題


另外,如果東京奧運會在2021年8月閉幕,那么距離2022年2月開幕的北京冬奧會已不足半年。要讓關注度本就不比夏季奧運會的北京冬奧,在短短半年時間內和奧運會乃至許多一并延期至此的大型賽事爭奪曝光度,實在頗為為難。


至于2021年8月在成都舉行的世界大學生運動會,如果堅持原計劃,則將在奧運會的籠罩下變得悄無聲息;如果改道他期,又會引起一系列的難題。


成都大運會運動員村規劃圖

舉辦大運會本是成都建設世界賽事名城的重要砝碼


對于所有運動員來說,東京奧運的推遲也是一個壞消息,特別是那些志在最后一搏的老將


36歲的年紀對于舉重項目來說是絕對的高齡,但呂小軍依然奮戰在健身房和訓練場,就是為了彌補四年前因為體重較重而錯失金牌的遺憾。


為了最后的奧運夢,不止呂小軍仍在堅持,37歲的羽毛球王者林丹、33歲的女排副攻顏妮、33歲的競走名將劉虹、32歲的乒乓球世界冠軍馬龍、31歲的短跑選手蘇炳添……一批處于職業生涯晚期、準備在東京為自己的奧運之路劃下句點的體壇宿將都還在堅持。


近年來,林丹飽受傷病困擾,競技狀態大不如前,但依然為了奧運堅持著


且不論多等一年對于他們的競技狀態有何影響,就是這被疫情打斷的訓練科目,過后還能不能順利地重新拾起,都是個大大的問號。東京奧運會的被迫延期,給中國體壇帶來的沖擊無法估量。或許,某些曾經帶給你歡樂和感動的老面孔,就將因此消隱在世界舞臺上。


還有奧運會參賽資格分配問題、場館檔期和酒店檔期問題、相關物料的倉儲運輸問題、電視轉播的排期和廣告售賣問題……東京奧運會的延期,給中國體育乃至世界體育帶來的各種連鎖負面效應,這才剛剛開始。


“所有比賽都取消了,訓練節奏也亂了,我看看我還能不能堅持吧。”

里約奧運會女子20公里競走金牌得主——劉虹


最后說說孫楊,這位坐擁3枚奧運金牌和11枚世錦賽金牌的明星選手,因為“暴力抗檢”一案而剛剛被禁賽八年


他本可以選擇承認錯誤,換取一個期限較短的處罰,為日后再戰留下火種。但即使是最輕的2年禁賽,也會讓他直到今年9月才能復出,這樣他將錯過原定于今年夏天舉辦的東京奧運會。


因此,孫楊團隊才決定鋌而走險,通過破壞密封血樣的外包裝打斷檢測程序,并計劃在被起訴時通過指出檢測人員的資質不足來贏得判決。然而這一次,孫楊團隊失策了。


對于國際規則的理解失誤

是孫楊敗訴的一大主因


如今,奧運會官宣延期,如果當初被判2年禁賽,孫楊本可以陰差陽錯的趕上末班車。但從重處罰判決已定,上訴翻盤的可能性不足7%,中國游泳隊要盡快適應沒有孫楊的日子了。


黑龙江快乐十分计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