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分析 | 疫情陰影籠罩下,滑雪旅游業能否活到下一個冬天?

2020-02-24

肺炎疫情發生后,各地紛紛出臺嚴控政策,要求最大限度減少人員聚集,阻斷病毒傳播途徑。受此影響,各類極其依賴線下場景的體育服務業震蕩劇烈,大批門店除了關門謝客別無選擇,在只出不進的狀態下苦盼春天。


這其中,由于季節性特征太過明顯,滑雪旅游產業幾乎遭遇到了滅頂之災。根據2月18日發布的《中國滑雪產業白皮書(2019年度報告)》估算,以目前的疫情形勢,我國99.9%的戶外雪場只能等到下個雪季才能恢復經營,而2020年全年的滑雪人次預計也將下跌47.37%,國內滑雪場將蒙受60-80億元的經濟損失。


相關鏈接:2019滑雪產業白皮書發布,短期經濟損失將超80億元(點擊查看)


如果說這次疫情是一刀砍在了體育產業全速奔跑的腳踝上,那么對于滑雪旅游產業來說,這一刀干脆是抹了絕大多數滑雪場的脖子。原本因為舉辦2022年冬奧會而呈現出發展良好態勢的中國冰雪產業,在2020年開年即迎面遭遇了一只巨大的“黑天鵝”。


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采訪時,從事滑雪教練工作近16年的北京西山滑雪學校校長倪雪佳滿臉寫著無奈。按照一般規律,滑雪場營業的高峰期可以從11月一直持續到次年的2月底,和雪季大致吻合。且在春節小長假期間,許多滑雪愛好者都會攜全家一起出游2-5天,不僅要購買場地門票,參與器材租賃等消費,同時也帶動了周邊的餐飲、旅游和住宿經濟,有力地推動著相關產業的蓬勃發展。


然而,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為本來美好的市場前景踩了一腳急剎車。“往年正月初二的正常客流量可以達到1500人到2000人,但今年初二當天,客流量連200人都不到。”隨著響應國家號召暫停營業,滑雪場早已談妥的賽事、公司團建活動、青少年冬令營等項目都不得不緊急叫停,前期投入統統打了水漂。即便雙方約定好只延期不取消,但隨著雪季的消逝,只能往下一年度安排,這個冬天注定是顆粒無收了。


北京西山滑雪場


如果說室內滑雪場尚可等到疫情結束再行開張,那么對于極度依賴季節特性的室外滑雪場來說,疫情陰影籠罩下的每一天都過得格外苦澀。即使疫情終于過去,各地政府紛紛解禁開放戶外場所,人們仍將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對聚集性活動保持警惕。因而對于大批的滑雪行業從業者而言,這個雪季實際上已經提前結束了。


在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新疆阿勒泰將軍山滑雪場的負責人史志強頗為感慨:“今年的雪季也就這樣了。我們這邊的天氣,雪場能開到三月底。即便到時疫情結束了,也頂多服務一下當地人,大批的體育旅游客源是不用想了。”


新疆阿勒泰將軍山滑雪場


而對于以授課提成作為主要收入來源的滑雪教練來講,雪季沒課可教,也就意味著收入的大幅下跌。而線上授課的新潮流新趨勢也并不適用于這個領域。根據倪雪佳的估算,今年因疫情導致的客流量下降,將會令整個行業的教練雪季收入減少三到四成。


更讓所有從業人員感到不安的是,滑雪旅游行業本就是一個新興產物,正處于吸引人群關注、搶占體育市場份額的成長關鍵期。如果因為疫情而遠離大眾視線,失去了吸納新的參與人群的大好機會,或許滑雪旅游行業就此一蹶不振,“3億人參與冰雪運動”也就成為一句空談。


因此,對整個滑雪旅游行業來說,疫情的沖擊帶來的不是營收、利潤下降的問題,而是事關生死存亡的問題。


但在家里滑雪顯然不太現實


幸而,面對疫情壓力下的企業困難,尤其是體育企業的困難問題,中央和地方多項有針對性的政策正在陸續落地。自農歷新年以來,人民銀行、財政部等多部門紛紛發文,明確加強對小微企業、民營企業等重點領域信貸支持以及對部分企業貸款進行貼息支持。同時,江蘇、上海、北京、廣東、山東等地陸續推出一系列中小企業減負措施,涉及緩繳社會保險和部分稅款、減免房租、貸款適當展期等諸多方面內容。


針對冰雪旅游企業陷入的營收困境,各地人民政府也在緊急研究對策,力爭盡快出臺政策救市,扶持冰雪旅游企業共渡難關。2月20日,吉林省文化和旅游廳出臺了13條政策措施,主要指導落實已出臺的公共服務政策,指導文旅企業享受普惠性減免稅、緩交社會保險費及醫療保險費、適度減免租金、延期繳納水電氣費和相關金融政策的落實。


吉林省政府承諾,將重點對滑雪場和冰雪旅游景區給予補助,截至2020年1月23日,按已接待滑雪人次給予資金補助。雪場最高一次性補助200萬元,旅游景區最高一次性補助80萬元。


相關鏈接:政策幫扶 | 吉林緊急出臺13條措施,扶持冰雪旅游企業渡難關(點擊查看)


而2022年北京冬奧會張家口賽區所在地——擁有7家滑雪場的河北張家口市崇禮區也緊急召集相關部門進行研究,結合實際及省、市有關政策制定,于日前出臺7項支持措施,幫助雪場企業應對因錯過春節檔而面臨的巨大挑戰(詳情見今日推送次條)。


相信在未來,各地政府還將根據實際情況,繼續推出、完善各項扶持政策,幫助眾多滑雪場熬到下一個冬天,為冰雪產業——這一未來潛在的新的經濟增長點保留希望的火種。



711天之后,北京冬奧會就將隆重召開,這一事件無疑是我國冰雪產業近幾年快速發展的助燃劑。申奧成功后不到16個月,我國滑雪場總數量就增長了大約20%。而根據2016年9月出臺的《全國冰雪場地設施建設規劃(2016-2022)》,到2022年,國內要新建不少于500座滑冰館和不少于240座滑雪場,總數要分別達到650座和800座,為“3億人參與冰雪運動”的目標做好場地準備。


根據《中國滑雪產業白皮書(2019年度報告)》的統計,我國目前已有滑雪場770座,其中室內滑雪場31座,室外滑雪場739座,2019年度滑雪人次接近2100萬,距離2022年的階段性目標尚有不小距離。原本到今年底,冰雪產業總值預計將超過6000億元,但在疫情影響下,這一目標是很難實現了。活下來,成為了各行各業的共同心聲。


要渡過疫情難關,除了外部的政策幫扶,企業自身“內功”的修煉也十分關鍵。在外部壓力的逼迫下,加強科技創新、加快轉型升級,亦是冰雪企業未來的出路所在。隨著新興科技下的室內滑雪場乃至旱雪場的興起,冰雪產業正在努力擺脫季節環境的限制,打破傳統地理的壁壘,呈現出“冰雪下江南”的態勢。


第二屆深圳國際體育博覽會曾與深圳市維京冰雪科技有限公司展開深度合作,將“冰雪嘉年華”引入了近百年來只下過一場毛毛雪的鵬城。冰雪嘉年華全方位呈現出了一個集冰雪運動、冰雪文化、冰雪體驗于一體的冰雪大世界,市民無需遠行,即可體驗到北國的雪堆、雪人、冰雪噴泉等新鮮事物,令極少有機會看雪、玩雪的深圳市民大呼過癮。


深圳體博會之冰雪嘉年華


未來,深圳國際體育博覽會也將繼續關注冰雪產業動態,繼續探索“深圳地區今日局部有雪”的新模式、新玩法,為冰雪產業的復蘇和重新出發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黑龙江快乐十分计巧